“这里是TNF100”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超长距离越野跑还只是一项也许只能在小说中出现的运动项目,就像当人们在读到《水浒传》里神行太保能日行八百里时的惊叹。

“小众,艰辛,疯狂”

人们眼中的超马参赛者似乎不是疯子就是异类,也可能是超人。

西部100、UTMB,这些率先在国外兴起的赛事,离我们都太遥远。直到一个叫做TNF100的横空出世,超长距离越野跑才真正闯入了国内跑步爱好者们的视野。

作为大陆地区的首个100公里越野跑赛事,如今的TNF100已经成为了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越野跑系列赛事。

对于那些早年参加TNF100,如今已是圈中大神的选手们而言,每年的TNF100百公里组就像是一群越野圈老炮儿的“茬跑”;

而对于刚刚换上越野跑鞋的新手而言,老牌、专业的TNF100成为了他们心目中越野初体验的首选,而百公里组成为了自己跑步生涯的终极理想。

那究竟是什么魔力成就了越野跑者心目中的TNF100呢?

Clipboard Image.png

过程远不如说得的那样轻松,要知道当时能完成马拉松的人群恐怕连现在的十分之一也不到,而有能力参加超长距离跑步比赛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这里不得不提到TNF100的创始者—The North Face®,名字源于山上最冷、最难攀爬的北坡,意味着探索最难最险的户外精神。

The North Face®不但将最正统的越野跑基因带到中国,也带来了“探索永不停止”的运动精神。

山林间穿梭,感受风的速度,奔跑的古老基因早就写在我们的身体里,而TNF100的到来就是为了唤醒它。

或许推广越野跑本身比推广赛事更加重要。

Clipboard Image.png

2009年,TNF100拉开了中国百公里越野跑的序幕。

在当时规模不大的马拉松跑步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大部分跑者对于100公里完全没有概念,只是感觉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

(那一年小编我还未成年,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我采访了酒哥)

酒哥从2009年第一届比赛就开始参加,一直到2013年,前五届赛事一届不落,亲身经历了这段历史,是个名副其实的“老炮儿”~

Clipboard Image.png

以下文字根据酒哥的讲述整理。

首届比赛的冠军是来自日本的镝木毅(TNF赞助选手,现任UTMF赛事总监),亚军运艳桥,当他们以不到7小时的成绩冲过终点时,大家的表情是“不可思议x2”,这还是人么?

后来听说当年实际的赛道距离只有大约86公里时才松了口气。

第一届TNF100对于中国选手还是很“友好”的,当年的路线现在看来超级简单,不但距离缩短,爬升也非常有限,难度和早年的“门百”不相上下。

这一年,酒哥参加的是40公里组,实际距离大约35公里,唯一的难度是400多米高的莽山。最后用时3小时37分多,当时排名也算是相当靠前了。

Clipboard Image.png

2010年,赛道难度大幅增加,距离基本达标,而爬升也超过了3000米,加上15.5小时的关门时间,即使到了现在也足以令众多高手望而却步。

镝木毅蝉联了冠军,但成绩延长到8小时48分。

不得不说的是,这一年的百公里退赛率相当之高。但退赛率更高的是酒哥参加的50公里组(8小时关门),因为在望宝川(28公里)严格执行的5小时关门时间,导致一众高手因为只差一、两分钟而遗憾被阻。

不过酒哥“幸运”地在规定时间内通过了这个关门点,并以6小时48分完成了50公里。但是他在后半阶段严重抽筋,对于当时的酒哥来说,唯一想法是:跑100公里的人简直是“妖孽”啊啊啊~

Clipboard Image.png

2011年,逐年提高的赛道难度使TNF100成为了国内所有跑步赛事中的“达喀尔”。

然而选手们并没有被难度的提升吓退,这一年TNF100参赛人数开始增加。前两届冠军的镝大哥则是受组委会邀请在京举办训练营,为跑友们传授参加和训练越野跑的知识。

这一年,也是酒哥第一次参加TNF100的100公里组。天还没亮从居庸关起跑的感觉非常让人难忘,漫天的星星、山下小镇的灯光,东边渐渐露出的那一抹绯红,对于从未经历过天黑起跑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体验。

但是初体验并不顺利,对补给不适的酒哥既吃不下面包片和香蕉,运动饮料也喝得想吐,最终在63公里处退赛,第一次参加百公里就取得了人生的圆满。

Clipboard Image.png

这也导致后一年的比赛里,他采取了“家属自补给策略”,在赛道上吃到了自制的包子和炸酱面,这可能在当年算是最豪华的自补给了。

2012年 ,酒哥在关门前半小时完成了人生第一场百公里。

2009-2012,在昌平的四届比赛,终点都是十三陵水库的坝底平台,如今这个平台已经消失。昌平的赛道爬升3500米,与现在动辄爬升6、7千的百公里赛道相比,整体难度不大,反而15.5小时的关门时间成了最大的难点,非一般人可以挑战成功。

总体来说,昌平有居庸关、十三陵、银山塔林、十三陵水库等景点,赛道优美顺畅。当年参赛人数不多,百公里组每年不足200人,现在报上名来,几乎个个都是越野跑大神。

Clipboard Image.png

2013年,TNF100移师门头沟,结合了“门百”赛道(斋堂、黄草梁、龙门沟),加上了斋堂水库、黄岭西村等路线,赛道颇有特色。

赛道翻过黄草梁之后近20公里的连续下坡很有特点,尤其是进入龙门沟后,峡谷中一路蜿蜒向下,专注于在凌乱的石块间跳跃奔跑,越野的乐趣,壮美的风光,一样儿都不少。

Clipboard Image.png

这一年酒哥的成绩大幅提升至13小时27分,申桐和大米也首次参加了TNF100。申桐的成绩是12小时56分,大米的成绩是12小时18分。小南也参加了50公里组,成绩就不说了。

Clipboard Image.png

左起:酒哥、申桐、大米、小南

2014年,TNF100落户海淀凤凰岭。回首过去5届赛事,正是中国越野跑蹒跚学步的启蒙阶段,TNF100在越野跑者心目中俨然成为了百公里比赛的象征。

为了让更多爱好者能参与其中,这一年,新增21公里组。

Clipboard Image.png

但这一年酒哥、申桐、大米、小南都没有参赛。因为这一年,汇跑®赛事成立了,此时的他们已经从参赛者转型成为了组织者,正在紧张筹备接下来的比赛。

2015年,他们又以另一种方式造就了这场越野跑圈的大聚会。

这一年,TNF100由汇跑®接手,申桐担当赛事总监,酒哥设计了全新的赛道,大米和小南也负责了相应的组织工作。

这一年,为了让更多的跑者完成他们的人生首场越野赛,TNF100增设了25公里和10公里组别。

这一年,参赛人数激增至4500人。

这一年,TNF100创造性地改变了100公里/50公里组的起跑时间:100公里组第一天下午起跑,50公里组半夜零点发枪,给了所有参赛者夜跑的实战机会,也收获了出发时汇成光龙的壮美景观。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TNF100将赛事起终点改至整个赛道的中间点狂飚乐园。这样一来,天黑前百公里组的大队人马已经全部从赛道最高海拔的阳台山脊下山,安全性大幅提高;同时,零点起跑的50公里,不再穿过公路(军庄路口),而是改至香山西山一带,几千跑者半夜登顶鬼笑石,俯瞰灯火通明的北京城。

Clipboard Image.png

这一年,TNF100首次融入了公益元素:新增了关爱自闭症儿童越野赛和越野接力赛。都说跑步能让人拥有正能量,而这一次,我们希望能将这股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

这一年,我们在报名流程中新增了候补/退出机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于是我们上线了这个新的机制,如果选手临时有事,可以在规定时间内退出报名,让排队等待的选手获得参赛机会。

Clipboard Image.png

2017年4月

Clipboard Image.png

那2017年9月呢?让我们期待!


2017年4月21日10:00开始报名!

Clipboard Image.png

2009